<table id="zz4nm"><ruby id="zz4nm"></ruby></table>
    <td id="zz4nm"><option id="zz4nm"></option></td>

    珠海本土網,每日更新最新珠海新聞! 收藏本站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國內新聞 >

    內蒙古300年黃河“孤島村”出河記

    標簽:村民 新華 新村 黃河 田家  日期:2023-11-21 12:21
    水患長期威脅村民生命財產安全,多年來,自治區要求當地政府設法解決問題,困擾幾代人的搬遷問題,人們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王愛召鎮德勝泰村黨群服務中心樓前廣場休閑,2023年

    2023年11月9日,田家圪旦新村航拍圖。(受訪單位供圖)

    新華社呼和浩特11月20日電 題:內蒙古300年黃河“孤島村”出河記

    新華社記者賈立君

    11月20日,田家圪旦新村最后28套安置房鑰匙交到群眾手里,標志著內蒙古自治區迄今最大的黃河灘區遷建項目宣告成功。人們感慨,這個300年的“孤島村”,此前70年中5次搬遷泡湯,如果沒有中央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決策部署,還不知道何時才能出河。

    田家圪旦村拆除前的一處房舍(6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

    孤島:一條小船連外界

    黃河灘里的田家圪旦,是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王愛召鎮德勝泰村的一個自然村。村子三面環水,黃河漲水時則會變為“孤島”。

    村民說,近300年前幾戶晉北、陜北“走西口”人來此落腳,搭茅庵開荒種地,如今已延續七八代、繁衍上千人。這里的河灘地能產糧,但遇黃河發大水,莊稼被水淹,也許顆粒無收。

    新中國成立后,政府組織村民修起“一堤兩壩”:村南高隆的是黃河大堤,村西、北、東沿黃河干流10多公里的是攔河壩,村子周圍還有7公里的護村壩。攔河洪壩年年在“長高”,村子逐漸比河面低了60多厘米,水患長期威脅村民生命財產安全,除夏秋兩季防洪外,冬春封河、開河還得防凌。

    2023年6月8日拍攝的田家圪旦村拆除前村貌。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

    田家圪旦人出行只有一條土路,但須穿村南大堤北側的黃河故道而過。這200多米的“凹槽”,汛期道路被水淹,人員、物資往來受限,全憑一條人稱“舀水瓢”的小鐵船連接外界。

    多年來,田家圪旦沉寂在河灘里。2009年,跨村南北而過的黃河德勝泰大橋建成通車,村民從橋下用腳手架搭起18米高的“天梯”,周邊許多人才知道這里有個“孤島村”。

    擱淺:5次搬遷均落空

    “頭頂著黃河睡覺,不踏實!碧锛役俚┑拇迕裾f,祖輩們為養家糊口,冒著風險來到這里,日子過好了的時候也總想給后代找個好去處。為此,有的人家20世紀三四十年代就在黃河兩岸平原上買田置產,舉家搬出河灘。

    2023年11月9日,田家圪旦新村局部航拍圖。(受訪單位供圖)

    過去,田家圪旦屬黃河北岸包頭市土默特右旗管轄。1951年對岸干部坐船過來下鄉,看到生存條件惡劣,動員大家搬遷。政府在黃河北岸選了地方,但村民覺得那里是未種熟的沙灘,難長莊稼,不搬。

    翌年,田家圪旦劃歸黃河南岸的達拉特旗。1958年水災后,政府在大堤外建了數排土坯房基,讓大家把舊房椽檁拆下蓋頂子搬過去。人們覺得5公里種地太遠,不搬。

    2000年,旗政府給每人補助5000元,讓大家遷到大堤外自建新房。人們仍然沒搬。

    2005年,自治區要求當地政府設法解決問題,但旗里財力有限,沒有搬成。

    2015年,市、旗兩級政府決定給每人補貼6萬元,讓自行出堤建房或買房,村民覺得補貼低,搬遷又被擱淺。

    至此,從1951年以來的70年中,5次大的搬遷動議全部落空。近20年來,青壯年紛紛進城謀生,留守老年人們無心翻蓋新房,村莊日漸破敗。

    2023年9月24日拍攝的田家圪旦新村一處民居院落。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

    出河:國家戰略作后盾

    誰也沒有想到,困擾幾代人的搬遷問題,最終在兩年之內得到徹底解決。

    2019年,黨中央把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此后,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

    有了政策依據,自治區迅速制定規劃,配套專項資金。2022年2月印發的《黃河內蒙古段灘區居民遷建規劃》,涉及全區沿黃12個旗縣的74個灘區自然村8900多人,其中特別指出:受洪水威脅較大的田家圪旦,要集中在2022年至2023年穩步遷到堤外。

    11月20日,人們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王愛召鎮德勝泰村黨群服務中心樓前廣場休閑。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

    內蒙古水利、發改、財政等相關部門全面支持。為“尊重老百姓的意愿,把好事辦好”,達拉特旗對新村的選址、規劃和遷建方案慎之又慎。最后,確定了“以貨幣化為主,建集中安置區為輔”的原則。村民都愿意領錢拆舊房;新村所需建設規模也大為縮小,利于選址。如此,大堤南側地塊成為最佳遷入地,距舊村3公里,一過大堤便是。

    后經多輪遷建意愿調查,制定了“8+1+N”安置方案——每人8萬元購房補助款、1萬元養老保險補助費,按評估結果對主房、涼房、棚圈以及其它附屬設施分類拆舊補償。以三口之家測算,人均可得11萬元。

    2023年9月24日拍攝的田家圪旦新村自動化羊圈。新華社記者 賈立君 攝

    對于不想進城的群眾,在新村按人均30平方米的標準建設房屋191套,每人只需出5萬元即可買到新房。針對養殖戶,在新村西側建了3萬平方米、可容納1.9萬只羊的全自動綠色化棚圈,還有現代化豬舍、牛圈各1棟。為保障耕地收益,由村黨支部牽頭成立村民土地股份合作社,對村里1.2萬畝連片耕地進行集體經營;剩余8000畝土地,引入企業統一流轉,解決了群眾的后顧之憂。

    達拉特旗旗長王小平說,上級財政下撥了2.87億元專項資金,旗財政又匹配6500萬元用于新村征地、棚圈、草料間、有機肥廠等建設。今后,重點打造肉羊產業,壯大村集體經濟,促進可持續發展。

    “太滿意了!”于今年5月首批入住新村的呂過關老人說,政府把新房裝修得像樓房一樣,取暖都有電爐、燃氣爐兩套小鍋爐,可根據階梯電價隨時切換,“我71歲了,當了一輩子農民,沒想到能有這么好的養老的地方!

    新村一棟棟房屋錯落有致,寬敞的院子里除了正房,還有涼房、菜地;黨群服務中心大樓里,有超市、衛生室、文化室,還有養老互助食堂。許多人表示“搬得好”,感慨以前出行不便,現在人來人往真熱鬧,最關鍵的是生活質量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最近更新
    熱門排行
    推薦閱讀